在我为他学会这首歌的六年之后,他说他不再喜欢徐佳莹了。我终于知道,他不会是回身寻妻的薛仁贵,我也当不了苦守寒窑的王宝钏。我们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,在两年的交点中疯狂相爱、疯狂伤害;在交叉之后,骑着各自的白马,走向迥然不同的人生。

徐佳莹《身骑白马》

评论

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

2018 © 网易云热评墙|APP|MIP|sitemap
本页加载耗时0.185 seconds | 豫ICP备18016210号-5
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