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觉得 伴侣的好决不在于他在普世价值中表现出来的那些 让女生走马路内侧 说话轻声幽默得体 制造浪漫诸如此类 我喜欢的 是一个正常人灵魂里躲着的神经病 是一个智者脑子中存在的白痴 是一朵玫瑰脚下的泥土 是月亮上的斑驳和桂树 是撕裂自己却忍不住的热爱生活 是被我看见的那部分天真

愚青《与光》

评论

  • 木易生回复

    其实所谓让女生走马路内侧,是他从小的习惯

2017 © 网易云热评墙|APP|MIP|sitemap
本页加载耗时0.195 seconds
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