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是在素未谋面的时候彼此就已经被设入种种的方程式里面 最后得出一个总得分 便注定是空降或者备胎 只不过你把你的早熟体现在了这里 那年我们一路执迷与匆忙 不慌不乱的绿皮 那时我正勇敢 那时时光正疯狂 如今都已不复存在 都变成我的所执所念 我变成一个安静的人 诚实的释怀与怀念

朴树《且听风吟》

评论

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

2017 © 网易云热评墙|APP|MIP|sitemap
本页加载耗时0.189 seconds
APP